日澳2+2声明关注台海和平 凸显美日澳三方协作强化 — 普通话主页

2021-06-11 星期五

日本与澳洲外长、防长2+2联合声明中,首度提及“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值得注意的是,美日以及美韩首脑高峰会也都提及台海相关议题。分析人士认为,日澳在美国不在的情况下,仍敢做出如同美国在场的强硬声明,可以看出美、日、澳三方协作正在得到强化。

日澳外长及防长“2+2”会谈,日方由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及防卫大臣岸信夫与会,澳方由外交部长潘恩(Marise Payne)及国防部长杜登(Peter Dutton)出席,日澳双方以视讯方式进行,在会后发布的联合声明中首度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并鼓励两岸议题和平解决”。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9日回应表示,日、澳两国政府近年来曾分别公开表示,与台湾享有自由民主共同价值,并重视与台湾的密切经贸往来及人民交流;去年7月9日举行的日、澳元首峰会,日本及澳洲分别公开支持台湾参与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国际组织。



欧江安:“此次日、澳两国外长及防长的2+2会谈相关声明,也是继本年4月美日首脑峰会、5月G7外长会议、美韩首脑峰会、欧盟日本峰会之后,再度重申对台海和平与稳定的重视,凸显维持台海和平与稳定,已获得美国、日本、澳洲、欧盟等主要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也代表台海和平与稳定是维护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区域不可或缺的一环。”


2021年6月9日,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冲(右)和防卫大臣岸信夫(左)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莉丝∙佩恩(Marise )和国防部长彼特∙杜顿(Peter Dutton)举行2+2视频会议。(美联社)
2021年6月9日,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冲(右)和防卫大臣岸信夫(左)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莉丝∙佩恩(Marise )和国防部长彼特∙杜顿(Peter Dutton)举行2+2视频会议。(美联社)

没有美国带头 日澳仍有底气强烈关注台海议题

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学院讲师宋文笛接受本台访问分析,联合声明中都是与中国相关,首先是广义价值的议题、第二是经济议题,第三是军事安全议题。台海比较接近第一类价值范畴的议题。把这次声明用词和美韩高峰会联合声明用词对比可以看出,当初美、韩总统只简单说“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而已,而且他们谈的是“in Taiwan Straits”,讲的是台湾海峡的和平稳定,相对这次讲的是“across Taiwan Straits”,指的是台海两边的和平稳定。

宋文笛:“这代表两岸之间不只是有没有战事的问题,还包含内部的认知作战、非军事武力(的交锋)不管是政治战、舆论战、法律战,这些层次的和平与稳定,日澳声明也有提及,所以广度就比美韩联合声明来得广。”

宋文笛比较,韩国只提出他们关心台海和平稳定,并没有提出如何解决。

而这次日澳联合声明更强硬一点的地方在于,过去元首级峰会,多几分胆气,声明可以比较全面。再者不管是美澳还是美日,都是美国老大哥带头参与时,内容才会比较全面深入。这次美国不在场的情况下,日、澳两个盟友自己就能提得这么深入。

宋文笛解释,如果有美国老大哥参与时提台海,不管是日本还是澳洲还可以推称是美国比较猛,他们有点半推半就。“这是所谓的“Plausible deniability(合理推诿)”,可以否认不是我的责任。


2021年3月1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中)在东京与举行美日2+2会谈齐声谴责中国,加强美日同盟和关注台海稳定。(路透社)
2021年3月1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中)在东京与举行美日2+2会谈齐声谴责中国,加强美日同盟和关注台海稳定。(路透社)

宋文笛:“这次美国不在,日本澳洲两个就提了,可以看得出日、澳、美三边的协作在强化中,这是为何美国即便不在场,日澳也敢在非常敏感的台海议题上做如同美国在场一样强度的声明。”

力抗中国 美国盟友未来都将提“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

在台湾的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名誉教授丁树范对本台分析,未来美国与盟友举行类似“2+2”会议时,都会把“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这句话带进去。丁树范认为这是美国与盟友的默契,凡是美国这边盟友系统,即使不是美日、美澳,就算是日澳也会把它加进去。

丁树范:“就是造势,但是造势完之后还有些具体行动,否则会被认为是纸老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丁昨天有提到,国防部的任何政策都要(把中国考虑进去)。”

丁树范举例,过去1990年代中国与任何国家谈协议都是先签“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如果要抗衡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那美国与其他国家形成的是“台海和平稳定的关系”,至少让中国产生一点压力。台湾虽与其他国家没有外交关系,也没有签署所谓的“互助合作协议”,但是“台湾对美国在全世界、特别是亚太的领导地位太重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